欢迎来到泰山网
用户名: 密码 注册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文学
您当前的位置 :文学 > 查看详细
孔子与泰山——骆成烈著
添加日期:2017-04-18

孔子是历史名人,泰山是历代名山。二者均蜚声中外,名闻古今。且联系密切,相得益彰。现略述如次:

孔子登临泰山
   人们从许多古籍中,可以见到孔子与泰山有密切关系的资料。如孔子三十五岁时,鲁国发生了因斗鸡,季平子赶走鲁昭公的事件,孔子随之到了齐国,在齐国和齐景公多次论政①后遭晏婴等人反对,又由齐国返回鲁国。《礼记·檀弓下》记“孔子过泰山侧”, 为一妇人哭而慨叹“苛政猛于虎”②。《论衡》记颜回也随孔子到过泰山③,历世《圣迹图》以孔颜对话为题绘制了一幅《望吴门马》。《庄子·盗跖篇》亦记孔子要去劝说盗跖,盗跖 “乃方休卒徒太山之阳。”因为“泰山之阳则鲁,其阴则齐④。”因此齐鲁两国交往,经常离不开泰山。孔子为大司寇,“摄行相事”时,参加的夹谷之会, 便在泰山附近的莱芜境内,《琴操》记“齐人馈女乐,季桓子受之,鲁君闭门不听朝,孔子欲行不得,退而望鲁龟山,作《龟山操》:“予欲望鲁兮,龟山蔽
之。手无斧柯!奈龟山何!”龟山在泰山之南,蒙山以西,即鲁国北面。齐鲁夹谷之会后 “齐候乃归所侵鲁之郓、汶阳、 龟阳之田以谢过。” 这些地方都在泰山南西不远的地方。齐国既“侵”,龟阳等处一定会有道可走,这正应是鲁国经泰山到齐国的道路。
   当时人们活动的范围不大。孔子周游列国也不过在方圆数百里的鲁、豫、苏、皖、冀五省边界活动。这一带没有什么大山,孔子以其足迹所及,进行评论。他认为泰山又高又大,在许多地方均予以另眼看待。
   在经孔子整理过的《诗经》中收了一首歌颂鲁僖公时国力强盛的诗篇《鲁颂·閟宫》。上面写着:“泰山岩岩,鲁邦所瞻。奄有龟蒙,遂荒大东。至于海邦,淮夷来国。莫不率从,鲁候之功。”(疏):此以为既能征伐远夷,又美境界。复古言泰山之高岩岩然若鲁之邦境所至也。意思是把泰山这座鲁国北面的大山当作鲁国的靠山。一方面鲁国因在其旁屡受祸患而担忧,一方面鲁国也因倚此大山而感到荣幸。
   周朝灭奄建鲁后,为了便于统治,以鲁邦(曲阜)为中心,开辟了几条交通干线。向北的道路系从鲁都(曲阜)经姚村到(宁阳),泰安、嬴邑(今莱芜)路经泰山脚山东至谭国(今济南之东平陵西南)再向北向东沿东西大道去齐国临淄。这是从鲁去齐最近的路线,向东向西都要多走许多路,孔子去齐返鲁均应经过此路,途经泰山脚下,至此而登临泰山。
   齐桓公盛时“九合诸候,一匡天下”,诸候遣使会盟的有几十个国家,他们和齐国多次交往,便出现许多道路。齐鲁之间的道路尽管没有明确标示出来,但齐鲁长勺之战,却给人提供了当时交往的线索。鲁庄公十年(公元前684年),齐桓公借口鲁帮助过公子纠与他争王位,从齐都临淄出兵攻打鲁都曲阜,两军相持于长勺。长勺的地点,有人说在莱芜西北口镇附近的一片小平原,有人说在鲁都北面不远的曲阜
境内(从曹刿论战,鲁国不太惊慌的史实看,应以前说为是)。双方都是大部队行军,且带着战车,必然要走一条大路,可知齐鲁之间正是经过泰山脚下这条大路的。
   再以古代的实例推论:秦始皇东巡时,由峄山到泰山的道路,也应是从峄山经邹县、曲阜、宁阳、北行到泰山的。秦始皇出行走的是又宽又直的驰道,应在以前道路的基础上扩展的。由上推知,孔子去齐时,应该路经泰山,登过泰山。因此,《孟子·尽心上》记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。今泰山上有“孔子小天下处”碑,为明崇祯丁丑(十年,1637年)山东巡抚颜继祖立。泰山一天门向北数步,“天阶”坊前,仍有“孔子登临处”石坊,背刻“德同天”三字,坊之楹联为“素王独步传千古,圣主遥临庆万年。”为明人继洪先书,明万历年间,又在泰山顶上修建孔子庙,庙内东壁刻孔子像,知泰安县事徐宗干为之题字:“道光辛已岁,摄篆阙里。得宋米芾所绘圣像一幅,敬谨重勒于岱顶之壁间,以永仰上之恩”。又《孟子·梁惠王下》还有孟子与齐宣王谈毁明堂事。明堂亦在泰山脚下。 以上古迹与传说,又都是以孔子的活动装点泰山,使泰山因孔子而增添异彩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泰山至高无双
   自古以来,人们便热爱生养自己的祖国和家乡的山川,讴歌山川的雄伟崇峻,泰山正是一个代表。它山势雄伟、端庄,人称“泰山如坐,嵩山如卧,华山如立”⑤(《癸辛杂说》),在几座名山中,泰山应属最佳者。《博物志》记“泰山一曰天孙, 言为天帝孙也。” 传说《大唐封禅颂》记:“泰山者……天孙总人灵之府。”是说泰山既与天神密切联系,又归天子(帝王)所直接管辖。此山自古又称岱宗。岱者,《白虎通》云:“东方言岱者,言万物皆相代之于东方也,”《五经正义》记岱宗为“群岳之长。”一说“其方处万物之始,故作岱焉”《白虎通》又云:“岳者何为?岳之言桷桷之功德也。”《风俗通》谓“岳桷、考功德默陟也,西方有一山,天子巡狩,至其下桷考诸候功德面默涉之,故为岳也”。《风俗通》又云:“泰山之尊,一曰岱宗。岱,始也:宗,长也。万物之始,阴阳交待,故为五岳长。昔王者受命恤封禅之。”⑥可知古人纪这座名山形象地比代一个崇高的、正直的,忠于职守的发言人,让他代表天上及人间的最高权威(天帝,天子)监督诸候,考课功德。孔子从来向往西周盛世,尊周王、羡周公,主张“礼乐征伐自天子出”,让国家中的最高的周天子对全国发号施令,臣民唯命是从,于是把泰山统辖大地化作周天子统辖全国。基于此,孔子便为维护泰山的崇高地位做出一些努力。
   中国古代敬天法祖,商殷种族奴隶制国家建立以来,为树立最高奴隶主——国王的权威, 称作帝。 因在人世间称“下帝”,于是天上又被造出来个“上帝”(或天帝)。上帝是父,下帝是子,下帝代上帝统辖万民,因此上帝手下的诸神灵也和下帝朝内的各级官员相合。西周以来,我国奴隶制达到繁盛时期,不但国内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宗教等方面各有臣下职司(司徒、司马、司空、太史、卜祝等),还向各地封邦建国,屏藩周室。在神学界一个上帝之外,又造出来许多神灵,于是我国境内五岳、四渎、四镇⑧便相继出现了,而泰山则是五岳之尊。早在汉人编集的《尔雅)中就记载:泰山为东岳,华山为西岳,衡山为南岳,恒山为北岳,嵩高为中岳⑨《淮南子》云:“中央之美者,有岱岳”⑩对泰山极力夸赞。《公羊传》中也有“触石而出,肤寸不合,
不崇朝而遍雨乎天下者,唯泰山尔”的记载。泰山不但能统辖全国各地山岭,有的记载此山上还有“神房阿阁”,有的还记“岱宗上有金匮玉策,能知人寿修短”。在说明它有超众的神明,无上的权威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泰山至尊无比
   司马迁《史记·封禅书》引管仲语,从古代到西汉初年,祀泰山者已有七十二家《正义》引《韩诗外传》记:“孔子升泰山,观易而王可得而数者七十余人,不得而数者万数也。”《正义》的作者又说: “案管仲所记,自无怀氏以下十二家,其六十家无记录也。” 其中有一部分显然根据传说,不足为凭。但祭泰山最早的资料都是在孔子整理过的《尚书》中。
   《尚书·舜典》记,“ 岁二月,东巡狩, 至于岱宗,柴。”传云:“岱宗,泰山,为四岳所宗。”按柴为燔柴,古时祭祀时积柴加其上而燔之。 据传说舜是东方夷族的首领,山东历山一带有他的传说(如舜耕于历山、舜井等)。他到历山是有可能的、既尊其为古帝,其至泰山当然称“巡狩”, 舜到泰山后,燔起了一堆干柴,引上火种,熊熊燃烧, 以红亮的火光表示对冥冥中神灵的崇敬, 此后,禹、汤、周成王等都相继到过泰山巡狩、崇祀。尽管到泰山历次“封”地“禅”地古书记载不一,但其目的都是历代帝王以泰山为自己心目中的权威,天神的象征。最高统治者祭泰山既表示自己尊天敬神的心愿,又可向人民宣布自己真正受命于天。既壮了自己的胆,又提高了自己的身价。
   周文王多年任西伯。受制于殷,不可能东来祭泰山。武王立国前后,连年征伐,无暇东顾,也不能祭泰山。《史记·封禅书》记“爰周德之洽维成王,成王之封禅则近之矣”这是说周成王到泰山封禅的事是有的。当然《史记》记载很略,人们不可能知道周成王祭泰山的具体情况。但它却可以说明自周代以来,一国中的最高统治者祭泰山之举,已立下了规矩。只有天子能祭、诸候不能祭。连鲁国这一规格甚
高,具有许多特权的诸候也无权去登。但有一次,鲁国掌权的季孙氏却要“旅于泰山”。这在孔子看来是十足僭越擅权的“无礼”行为,《史记》说“仲尼谶之”,《论语》记孔子十分气愤地将自己的学生,当时做季氏家臣的冉求叫来,问他“汝弗能求与?”冉求回答“不能”、冉求知道自己以一个家臣的力量,阻止不住季氏这种越礼行为,孔子同样也是无能为力的,他只好长叹一声,说出“鸣呼,曾谓泰山不如林放乎?” 他自己满有把握地认为泰山神水平应该很高,其水平绝对不会降低到自己中等水平弟子林放的程度之下。季氏不懂礼。泰山神却懂礼,你季氏竞敢祭泰山神,不是尊敬它,而是亵读它, 泰山神绝不会降格接受季氏的崇拜。它体现出孔子反对礼坏乐崩,张公室,抑私门的政治思想,也体现出泰山神地位之高和察事之灵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孔子比于泰山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孔子此人,历来常被人们比作“泰斗”。北斗星高悬天际,光照人间;泰山神屹立东方,崇高至尊,孔子在人们心目中,也永远屹立,至尊至圣。他自己从来以治理天下为已任,对自己的“道”信心十足,自称“天生德于予”。他曾把自己比作惊醒世人的“木铎”韫于匵中暂时卖不出的珠玉,更把自己比作崇高的泰山。他在多年奔波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而不可得,晚年返回故里整理文献,教授弟子,苦思劳形,身体渐渐不支时,仍以泰山为喻说出自己的抱负。《礼记檀上》记:“孔子蚤作,负手曳杖,消摇于门。歌曰:‘泰山其颓乎,梁木其摧乎,哲人其萎乎!’既歌而入,当户而坐。(疏)《正义》曰,……以泰山梁木共喻哲人”。
   孔子以泰山自况,也得到其弟子的承认,同书接着说“子贡闻之, 曰:‘泰山其颓,则吾将安仰’。”其弟子不但对其仰望如泰山,而且仰望如尊贵的“宫墙”,高悬的“日月”。其弟子们对死去的老师以江汉之清,秋阳之温项比。《孟子》另一处引子贡说“自生民以来,未有如夫子也”。其另一弟子有若说“岂惟民哉!麒麟之于走兽,凤凰之于飞鸟。泰山之于丘垤,河海之于行潦,类也。圣人之于民,亦类也,出于其类,拔于其萃,自生民以来,未有盛于孔子也”这里又把泰山比作一切丘垤决不能类比的名山,孔子如泰山立于群山一样地出类拨萃。即谓其思想不但能统辖世人,且能统辖千秋万代,故孔子被历代誉为帝王师,其思想为后世封建国家立国之本。自宋仁宗时起,晋州士子孙复就被泰山徂徕人石介请到泰山讲学,后建学馆,宋仁宗康定元年(公元1040年)始称“泰山书院。”此书院所在时间虽仅八年,但在泰山之麓,以孔子创立的儒学普及教育培养人才,做了一些工作。这正是对孔子与泰山最好的纪念。
   孔子死后葬曲阜,历代对其倍极尊崇,其墓定为高规格的马鬣封,仍嫌不足,自唐朝以来,又特地从泰山运来历代帝王祀天封禅的“封禅石”,置于孔子墓前,这种以孔子比于泰山的做法,古往今来无以伦比,它使孔子与泰山又一次联系起来。
   历代帝王中尊孔朝圣最多的清朝乾隆帝 , 在乾隆戊辰(十三年1748年)东巡至山东, 专程到曲阜朝圣时, 亲笔题《谒孔林酹酒》诗中,更有“教泽垂千古,泰山终未颓”之句,意思自然又是孔子的“教泽”为千古帝王所宗,他和巍巍的泰山一样,永远不倒。从孔子死前自己比作泰山将倒,到乾隆帝说泰山永不倒的两千年中,孔子为首得儒家思想一直成为封建社会统思想,两种说法都是对孔子与泰山两者恰如其份的评价。
   当然,孔子与泰山又很难绝对类比。泰山是我国锦绣河山中的一颗名珠,它的山势既巍峨,又秀丽,此山既古老,又有新的生命,它不但在人们研究地质、考古、历史等方面难得,在经济资源,旅游开发等方面也是宝贵的财富。而孔子这一历史人物的思想中则有精华和糟粕两方面。我们应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,深入研究,古为今用。
     注:
     《论语·先进》
     《礼纪·檀弓下》:“孔子过泰山侧,有妇人哭于墓者而哀。夫子式而听之。使子路问之曰:“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?“而曰:”然。昔者,吾舅死于虎,吾夫又死马,今吾子又死焉。”夫子曰:“何为不去也”。曰:“无苛政。”夫子曰:“小子识之。苛政猛于虎也。”
     《论衡·知实》“世俗传颤渊年十八升泰山,望见昌门外有系白马,定考实。颤渊年三十,不升泰山,不望昌
门。项托之称,尹方之誉,颤渊之类也。”
     《史纪·货殖列传》
     《奎辛杂说》
       上引均见《尔雅》卷七(疏)
       四渎:指江(长江)、河(黄河)、济(济水)、淮(淮河)。
       四镇:《周礼·春官·大司乐》:“扬州之会稽山、青州之沂山、幽州之医巫闾山,冀州之霍山。”
     《尔雅》卷七
     《淮南于·坠形》
     《公羊传》僖公三十一年
     《尸子》
     《风俗通》
     《史记》卷二十八
     《论语·八佾》
     《论语·子罕》
     《论语·子张》
     《孟子·公孙丑上》


上一篇:封禅颂
下一篇:大汶口文化和原始社会的解体——于中航著
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法律声明
鲁ICP备10001989
地址:泰安市东岳大街66号邮编:271000
泰安市广播电视台 主办